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

巧遇

        探勘的回程路上,洪主任說,這基地後面還有一個蓄水池,為了掌握供水的狀況,於是我們往回走,繞到基地後面,發現雖有蓄水池,但是已經乾涸。 

        這水池長約六米,寬兩米,伸三米,不但乾涸,底部還長滿雜草,顯然已經無水許久了。我先看到野生桃子,然後,才瞥見這隻白鼻心,瑟縮著身子,靜靜的看著我。
       我和洪主任合力扯下一棵賊仔樹的樹枝,樹枝應該有碗口粗,長超過四米,然後把樹枝斜放下池底,讓白鼻心能夠攀樹枝爬上來。
        今天(5/3)救了一隻白鼻心,心裡非常踏實。

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聽媽媽的話


        
    「景京,你感冒還沒好,都還在咳嗽,不要去游泳好嗎?」媽媽皺著眉站在房間門口。
    「可是,我跟許文偉約好了,我一定要去?」我正在收拾泳褲泳帽。
    「跟他說改天不行嗎?」媽媽還是很溫柔的說,還幫我指我沒找到的蛙鏡位置。
    「不行,改天有改天的事!」我咳了兩下,趕快吞口水,按奈咳意。
    「你身體還在不舒服,浸在水裡,忽冷忽熱,感冒變嚴重怎麼辦?」媽媽抽衛生紙遞給我,我沒接。
    「唉喔!我只是感冒,快要好了,沒有關係啦!」我實在不耐煩了,奪門而出,牽了下彎手把的十段變速自行車,跨騎滑出家門,消失在廣東路三十九巷巷口。
    「景京!景京!不要游太久,早點回來!」媽媽的話,在遠遠的後面傳來,我聽到了,但是沒有回,眼下不要讓好友等太久才是要務!
    我浸在泳池,喉嚨癢換氣總不順,鼻水也直流,心想直接擤在池中甚不衛生,就都待在泳池旁水溝蓋處,方便擤鼻涕。不知不覺,身體竟畏冷打顫,也不知為何,耳道進水也排不出,旁人的聲音都隔絕著變小聲了。我心裡想,等等照例到游泳池旁的黑輪店點兩根旗魚黑輪,喝幾晚免費的味增湯,應該就會舒服多了,可是,心總沒辦法集中注意力,熱湯竟然燙到我的舌頭,想想今天運氣真的很不好,打道回府吧。離開時我的頭髮還沒全乾,這其實也是平時的常態,但騎車回家的路上,風吹在太陽穴,卻隱隱作痛。
    入夜,我咳得非常厲害,一直覺得很冷,媽媽進來,手探在我額頭上,就說:不好,發高燒了。立刻要爸爸帶我去振生醫院急診。後來,醫生診斷我得了肺炎,投抗生素抑制病況,過了數日才控制住。急性期過後,我仍然一直咳,不斷的清喉嚨,感覺呼吸道有異物如鯁在喉,我吃西藥也沒好,吃中藥也沒好,就這樣當藥罐子當了整整一年。
    媽媽啊,只知道細心照顧我,建議我,叮嚀我,但她纖弱的身體不適時,或我復因其他事情和她意見相左時,她溫婉的個性,從來不會再重提那天的事來數落我,來讓我難堪,因為媽媽懂我,她也在等我懂她。
    那天,我逞一時之快率性騎上十段變速下彎把自行車時,有一瞬間,我是想回頭的,只是閉上眼睛咬了牙,心裡默默地唸,媽媽,對不起!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以棒球之名的深圳行



     
1130
    託學生的福,我出國增廣見聞的機會,又再添一樁。這次我率隊參加2017年第1CSSBL海峽兩岸學生棒球聯賽總決賽,出發前全體隊職員在桃園國際機場集中意志帥氣合影,再回來恐怕要多個獎盃了。在二重,只有喜歡棒球是不夠的,還要會聆聽鋁棒擊球的聲音,一如理解氣流滾進銅管樂器後是否產生正確音律的音樂家,這球是擦邊球?還是擊中甜蜜點?是長打?還是滾地球?閉著眼睛,都要知道。
    與球隊的孩子們出國比賽不是陌生的事,我很享受他們的紀律和顯目制服的榮譽感,讓我安心與感到驕傲。由於時間和目的地的關係,這次搭乘的是南方航空CZ3088班機,這家公司的經濟艙設備簡約,沒有個人座小螢幕,於是這機上2個小時的航程就拿來專心睡覺吧。
    飛機餐陽春,也不對味,但因著不浪費食物的理由,便也把飯扒完了。我坐55F,一聽就知道位置不是很好,坐我旁邊的孩子是劉凱彧,我每次都唸錯他第三個字,他在隊中守備位置是游擊手,是個有禮貌的孩子(被校長牢記、誇獎,應該很開心吧)。
    等候掛行李時,巧遇棒協廖正井理事長,他也是搭乘同一班飛機,參與同一個活動。他與全隊打招呼及簡短鼓勵後,就走公務門登機去了,我們的比賽成績其實也無關他,但是有個相關人員在場總是多了一個聯繫管道。
    人多行頭多,所以出關也要拖磨好一陣子,加上安全檢查嚴格,所以就在抵達機場後拖著行李走很久。但特別的事總讓我欣喜,深圳國際機場的蜂巢狀候機室,美麗的幾何結構讓我足足抬頭仰望了數分鐘,這可是仿生技術的好題材,跟大學生上課的實際範例,於是,多取了幾張照片。
    主辦單位的小插曲之一,就是誰也沒料想到五十人座的豪華遊覽車載不了42人,因為棒球隊裝備繁多,上了裝備後才發現人員載送有問題。等待的結果,最後是換車,司機姓劉,親切大嗓門,他說他們公司是網包巴士,家族或公私單位旅遊,就用網路訂車。
    在棒球場上比賽,照慣例,先攻隊著深色,先守隊穿淺色,於是我們專業的加油團的服裝,也要配合著更改。我想到有趣的會是一日兩戰時,如果同隊攻守順序不同,我們可沒像球員有球衣可更換。
    這次只帶三分之一的隊員出來,總教練甫下飛機就上線與留守台灣的教練討論球員名單,因為同一時期我們還有城市盃和社子島盃要參加而且賽程撞期。我很信任也很欣賞我的教練團,總是妥善處理好球隊大小事務,讓我安心享受看球的樂趣和獲獎的榮耀。
    終於坐上大巴士了。高速公路旁邊坡植被高大多樣且多層次,一路點,一路辨別,大約就盾柱木、洋紫荊、大花紫薇、大葉桉、黃椰子、海棗、九芎、蒲葵、菲律賓榕、樟樹、茄苳和夾竹桃,與台灣沒多大差別。其實,明眼人就知道,這綠帶既寬且長,非一時一刻可以侷促綠化得如此自然,可惜這時候是冬季,沒有路樹是逢開花的時節。透過車窗,我觀察到新式的道路劃線,發現高速公路中間兩道平行的短斜線,是我們沒看過的符號,司機解釋是感速下坡注意慢行,是提醒的意思。快匯入市區時,車行速度明顯減慢了,後來,才看見嚴重車禍的現場,是一台貨車翻覆,底盤朝上,貨品散落各處。
    我們下榻的飯店是在南山區,1217R,許多參賽的球隊都安排在此。安排的房間乾淨寬敞,設備新穎,行李放下後,也不急著擺放,就是覺得舒心。
    晚會在深圳大學舉行,用完餐後,多型警車(吉普、汽車、重機)開道,管制全線綠燈,確保參賽的所有隊伍準時到達開場。晚會表演精彩,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百台機器人合舞,關節的轉動更靈活,值得一提的是大會安排茉莉花改編的茉莉花開,節奏具有現代感,不覺老氣。

121
    飯店前的南新路,街容整齊,路樹雖種植雀榕,是落果頻繁的樹種,但落果隨掉隨清,人行道上還是乾淨的。走過向陽公園,路樹變成高大的鳳凰木,雖無落果,換成落小葉,街道還是乾淨。
    看錶已經6:40,天還沒清亮。先右轉桃園路再左轉南光路,經實驗中學到達荔香公園,入口處就有許多大棵的龍舌蘭,返回時我用小跑步的,怕集合時間被我一人耽擱。
    開幕在中山公園的棒球場,又是全程警車開道交通管制,有十獅獻瑞,百鼓齊擊,千人共舞,印象深刻的,是將棒球的各項動作融入武術表演,創意滿百。這城市一切存在著的都震撼著我,我和我的學生們都是等著新鮮事物端詳的客人。
    午餐我們提早11:30用餐,中午過後就要比賽了。雖然每一場球賽是獨立的,但球迷如我,亢奮的情緒卻是一致的。
    坐車時,看見一個小學生結紅色領巾,原來這是一種榮譽,是這個娃兒達到所謂的【三好】,才有領巾可掛。
    下午對戰深圳市同樂中學,場地不標準,左右外野全壘打線不對稱,我跟孩子們說,要安全,要主場優勢,那麼就一直留在新北市比賽就好了。但我們想挑戰的是世界冠軍,就一定要常常到陌生的球場,習慣陌生的球場,這是必然。這場比賽以18:0第四局提早結束比賽,我隊兩名選手敲出兩隻全壘打。比賽即將結束,而我們離勝利只剩一球之遙,就算遙遙領先,也要心性平穩,這就是態度。
    而且,明天對戰的無錫市東北塘中學,今天他們是以5:2贏了龜山國中,非常不簡單。這間學校的棒球隊是美國大聯盟合作的學校,吸收全中國最強的選手,有美籍教練訓練,打球有美式球風,身材又高大壯碩,會是場硬仗。
    比較有知名度的球員們都會受球評或體育記者的評論或報導而影響了出賽心情,這次遠到深圳也是,我告訴孩子們,我們若要避免被評論,就甚麼都不做、甚麼都不說或什麼也不是,就不會被評論了!是嗎?你們要這樣嗎?我在舊街坊看到一副對聯,上面寫著,「能受天磨真鐵漢,不遭人忌是庸才」,評論大抵主觀,就算是誇獎的,也多半言過其實,你們知道嗎?
    孩子們打球很辛苦,大家洗完澡換了便裝後,我帶他們到附近的肯德基吃炸雞加菜勉勵。我們對此地不熟,連請孩子們吃點心,都得先請敏鴻和泉榮路勘一下,所幸此區生活機能非常便利,想要什麼都能滿足。
    安頓好選手們後,已是晚上十點半,我再請教練們到對街的快炒店吃宵夜,犒賞他們這趟的辛勞!燒烤好吃,樣樣入味,難怪店門熱鬧,而我只是照著常情,順著人性,做我該做的事罷了!吃宵夜的時候有乞討的人靠近,這是在這個城市第一次看到的所謂低端人口。

122
    醒來,睜開眼,還沒移動身軀,我就問我自己:我是誰?我為何來深圳?我留下什麼?我又帶走什麼?我是鍾兆晉;我來學習和增廣見聞;我留下名片、言論和可被對手記住的球風;我帶走獎盃和友誼。問完自己,起身爬南山去。
    南山整座山以及整個南山區,就是以種植荔枝龍眼聞名,所以可以看見路名或社區名喚荔海荔林荔香荔風荔園荔山等等的,甚是特別。可惜沒遇到荔枝產期,逛街時全不見相關荔枝產品。
    往南山緩步上升的路上,九重葛、重辮扶桑和軟枝黃蟬比比皆是;北登山口則有許多高大的菩提樹,上坡是滿路的樹杞,而直挺的通木也不少,轉個髮夾彎再往上走,就通通是紅楠了。途中,我看見養蜂場,有50個蜂箱左右,我想這裏到了龍眼和荔枝開花的四五月,這邊應該會有成百上千的蜂箱來收蜜的。下山,我還看見江某,還有小葉比較長的芒萁,葉幅比較寬的相思樹,也有撇見檸檬桉。下山時已有攤販在自家門口販售江西甜桔和砂糖桔,看起來比餐廳的鮮甜,可惜我晨運不帶現金出門無有口福。
    10:00對上桃園龜山國中,兩隊今年最近的一次對戰在主委盃冠軍戰交手過,那一次我們險勝。賽前,我跟隊員們說:想奪冠的慾望就像是做夢,要是我們不拿出實際行動,冠軍夢就會消失。對著外野草皮大喊,或是做一點動作的小改善都好,只有猶豫,只用想的,永遠不能成事。
    一日兩戰,在國際賽時是常見的,下午,用完午餐,稍作休息,全隊又再操作一輪熱身操。我勉勵隊員:一個人發揮的作用有限,一場球賽一個人贏不下來,但齊心合力,力量就很可觀。反過來說,我們一個人就可以導致輸球,但贏球總是要集眾人之力。我也跟主戰投手說「你投的球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快快的、沉沉的、有尾勁的。從這個比賽開始,請以你的速球招喚我,讓我們以紅土的氣味記憶青春的榮耀。
    在球場待了九個小時,終於回飯店了,我們早上3:5輸龜山國中,下午7:0贏吳錫東北塘中學,但是東北塘又以5:2贏龜山,所以三隊戰績同為兩勝一敗,比積分我們應該分組冠軍,等大會公告了!比賽內容峰迴路轉,很刺激,要人處在現場,才能體會吊著的心!
    楊教練買棉花棒,跟櫃臺問有沒有棉花棒,貴檯說什麼是棉花棒?原來這裡是稱棉花棒做棉籤。這種常民生活的差異,很多,但不難,就是要接觸了,遇到麻煩了,溝通了,才會增長了見聞。

123
     今天晨運約邱總與泉榮組長同行,我們從南山的北端走,很快就到荔林公園,通過深圳馬占相思樹林,一路蜿蜒曲折往上爬,邱總腳程快走在前,我和泉榮也未曾停歇跟在後。這裡的特產尖椒豐收,農婦們一群一群的在路邊分貨,甚是忙碌。花了快兩小時爬上南山頂,三個大叔也在稜線上的涼亭合影標記到此一遊。下山後,我請教練和組長吃好吃的腸粉和小籠包當早餐,再加鴿肉湯和饅頭豆漿,三個大人總共吃了51元人民幣,折合新台幣才240元。

    暗號,是戰術的確定;
    吶喊,是凝聚力的發散。
    在佈陣裡,防守的疆界模糊而重疊;
    投打接傳,享受凝滯卻必要的等待。
    在養成觀看棒球比賽的領隊視角之後,是否總會不自覺多打量對方總教頭?不是只是看出場亮相的球員,同時,也在意主審,在意場邊撿球的球僮和主辦單位攝影師的所在位置。
    與宿敵桃園新明鑿戰七局,終敗。這是早先沙盤推演得到的對戰組合,最終,我們拿亞軍。閉幕頒獎儀式進行得很久,主辦單位要用心用大螢幕介紹球隊或比賽花絮,難免拉長了時間,我們快八點才回飯店用餐。學生棒球就是這樣,說不準的勝率。譬如說,在前一輪賽事打擊率高達六成,對敵方投手幾乎予取予求的鄭瑋昕,這次就沒有扮演豪取分數的反派角色了。不過沒關係的,以戰養戰,都是學習。

124
    晨起時間提早,我選擇往南走,走更遠,走更久。我說過了,遠遊時的日誌,是讓我在自我的對話中,想起初衷的輪廓。這幾天連續的晨運,我早與街犬結交為晨友,為好奇而放任時間漫遊。但我自忖不能久居深圳的,原因是:哪個男人不愛車?根據我的觀察,這裡卻處處是名車,寶馬、賓利、法拉麗、寶時捷、GRE和瑪莎拉蒂,還有我叫不出的,以比台北市更高的比例停靠街頭。我走向海邊,在臨海大道路口等紅燈時,油罐車、砂石車、聯結車和貨櫃車魚貫穿過,幾乎無止盡的一台接一台的向前行,很難想像貨物的吞吐、建設的原料、人員的運輸、能源的搬移,是何等的需求孔急?很難以想像!有幾個區塊幾乎24小時在施工,這個城市以數大度量進步,為改造而縱容建設。
    月亮大又圓,灰濛的天色還托襯得出月暈,幾公里的路樹都是茄苳,修樹的人為了減少落果,專剪果實串,所以人行道滿地的茄苳果實被集束成堆放著。有趣的是,回程有一位退休的女士跟我問路,說是科創酒店往哪裡走,剛好我記得那酒店就在我們的旁邊,我這才待深圳第四天的外地人竟當起導遊了!在剩下一公里半的時間,這位阿姨也就邊走邊跟我聊天,原來她也是這次比賽的義工,我跟她說我們台灣叫志工(志願服務者),也是許多退休人士投入的工作。
    已經沒有賽事了,所以主辦單位安排了文化之旅,我早上認識的志工阿姨沒有跟我們同車,甚是可惜。小沙山是拜訪的第一站,還有紅樹林可以觀賞,繞一圈要五公里,對這群棒球小子是簡單容易,但是對穿錯鞋的我就有點吃力了。


    雖然看到的人不多,要落隊才能發現,深圳灣內竟然有水母!我們在橋上往下看,清晰可見數隻粉紅色半透明的水母,優游灣中,於是大喊「有水母」只能說棒球隊對水母沒有興趣。凝視水面,則不時有魚躍出水,大型的小型的都會,灣中水生生物豐富由此可見一斑。過不久,魚鷹還現身了,牠不只是盤旋高飛而已,還上演撲水捕食秀,就在我跟賴俊說牠擅長這麼做時,牠就成功從水中拉起一尾活魚,然後遠颺。
    小水鴨、綠頭鴨和白鷺絲成群,不怕人,約莫是市民節制,沒有造成捕捉壓力。深圳灣旁設置了一個有意思的公園,叫人才公園,這公園有36國對人才的定義。我們在深圳灣體育中心火炬廣場(2011年世大運地標)、孔雀台、星光橋等地都拍攝了團體照,這時候才稍稍有當觀光客的感覺。
    過了午後,我們學校被安排至南山第二實驗學校,接受鄧校長一行熱情且精緻的款待。我們一邊參觀學校教學現場,一邊聊教育,我問得多,鄧校長答得詳實,與我我當場見的也相契合,這段專業對話,容我闢專章記錄。我同時思考的事,是我們兩邊學校互相顧忌的事,是什麼該做甚麼不該說的事,推敲後,還是覺得打球單純,不是嗎?到底何時,不論公出或私遊,我可以不再填寫「赴大陸地區報告書」這種不正常的表件?


125
    昨天總共走了二十公里路,今天雖然還是早起,考量今天整日都是參訪,都要步行,就不出去走踏了。同時,我的手機使用的聯通香港儲值卡的流動數據,已於凌晨使用完畢,現在只能靠飯店的Wi-Fi 連線了,離開飯店,就斷了訊,好像與世隔絕般,脫離了文明生活。
    深圳博物館旁有座蓮花山,山頂立了鄧小平同志銅像,解說的領隊老師說,這是紀念他確立改革開放路線使中國走向現代化富強之路的意思。
    我把握短暫的二十分鐘,走向九重葛花繽紛綻放的五彩花區,走進了才聽到鑼鼓喧天,那是在蓮花山公園的廣場上熱鬧的集會,人們穿著搶眼的螢光系各色仿傳統服飾,我看見大紅布上標示的是鵬城秧歌節。猜想是農民的節日。
    從深圳市民中心廣場抬頭望,600公尺高118層的平安國際金融中心,是     深圳市商辦中心區,也是深圳市指標性建築,由深圳的各地以至香港大嶼山、沙田中文大學和整個新界西區均可望見。
    下午走訪錦繡中華民俗文化村,看兩個現場實境秀,我記得一個叫「新東方霓裳」表演。
    邱總教練的老同學,成功的台商盧先生,在凱賓斯基酒店二樓的高級日本料理店設宴款待全隊,其實盧先生一直是認養球隊經濟弱勢孩子的善心人士之一,我正好也能親自跟他道謝。吃飽喝足,逛附近的百貨,然後走五公里回來。
    在攤商處隨機逛,我買了貓頭鷹鑰匙圈,這對手工貓頭鷹只要39元人民幣。想要一次一晚巡禮深圳,看見全貌,是不可能的任務。

126
    返國了。來去匆匆。
    帶回亞軍獎盃和滿滿的回憶,還有全隊更濃稠的感情,機場迎賓大廳沒有夾道歡迎的親友,可我們全隊的心是踏實的,明日,就又回到草香清新的疏洪道日常。而當我再說起這次的深圳之旅,如果可以用「高潮迭起、令人驚嘆、豐收而回,是本年度最佳旅外代表」的話,是不是又為我下一次的出訪設立了自己難以突破的門檻?

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科學讓我們相遇—第六屆三蘆區國小科學營開訓講話


       

科學讓我們相遇第六屆三蘆區國小科學營開訓講話      斑馬
    你知道嗎,這是一種超距力。
    用科學談我們的相遇,是非常貼切的。我們用科學為名開壇,祭出的是六色實驗拼盤,祈求的是點燃科學火花尋找新的科學巨臂。你們聞科學風而至,沒有逼迫,決不強求,可以自由來去,希望能豐足離開。
    科學,最忌諱用說的,所以你放心,在這裡,你會過足實驗的癮。但我得老實說,你這兩天所體驗的,只是一疊小菜,只是學習科學的開胃菜。在未來學校真正的科學生活,是更多隨機出現的挑戰,更深的精髓,更多得傾五感之力感受的趣味。不信,請你問問旁邊站著的大哥哥大姊姊,他們會告訴你真相,他們都在不同時期跟過我,他們都學了一身探究實作的功夫,他們今天站在這裡說是幫我看顧你,其實是來檢查我寶刀鈍了沒。
    雖然說是一碟小菜,可從我們課表的創新和講師陣容的堅強就可以知道,這小菜經過系統設計,色香味俱全。別只說素養導向的教學成色有多少了,如果去年已經參加過的同學今年再來看,會更清楚兩天的學習加味又加量到不計成本。是的,科學教育得不計成本,對未來的發展掌握絕對關鍵因素的科學家之培育本來就要不計成本。
    科學,讓我們相遇。相遇之後,是碰出火花,或被旋轉拋出,真的不得而知,真的得實際嚐試。但是,這過程應該是絕無僅有的,真的冰與火,看見光與電,逼得腎上腺直線飆升,然後還竟與傳說中的蜂群相伴。
    你知道的,這是無疑是一種超距力。因為科學,本來無關的我們在此短暫交會、相聚、討論、嘻笑、合影以及習慣大聲呼喊斑馬斑馬。科學讓我們相遇。



2018年3月22日 星期四

揭密—憶多年前口試委員有感 斑馬


        
    教師甄試的考試又近了,想起多年前第一次擔任教師甄試的口試委員,替新北市的教育局甄選出優秀的老師,責任重大,戰戰兢兢,所以曾經記下簡要的歷程,後來多次擔任口委,也就不再筆記了。
    當年我這一組的應試老師有21位,平心而論,有九成以上都非常優秀。我知道他們其中只有三分之一會錄取,遺珠之憾應該會很多。而我,盡量問一些有創意的問題,以提高鑑別度。例如:現在流行佐藤學[學習的革命],我便要他舉出批判佐藤學的反證;或者出情境題,問考生遇到學生暗戀要怎麼處置?又或者針對自傳中考生所提到的專長,要考生深入解析他的專長之內涵;又或者詢問他(或她)心目中理想教師的模範是誰?具體的名字,具體的事蹟。最常發問的,還是舉一項本市推動的教育政策,問內涵,問考生的看法,這一問大概也清楚考生預備加入本市教育大家庭的用心程度。
    當一個口試委員,如果問的題目千篇一律,也算是LOW掉了(不夠專業),不過提問也真的是傷神的事,尤其有時想提的問題先一步被同組的前輩校長說出口時,就要改變提問,所以對我們口試委員而言,也是一種挑戰。
    遇到最誇張的考生,就是請她自我介紹1分鐘,她把自己的10分鐘口試都講完了,其實我們也刻意不阻止,她真的沒有停,漫無重點的一直講,還有習慣的贅字"",被我記錄了29次,這也是最低分的一個考生,我想她應該是毫無希望了。這一次,好幾個老師讓我好感動,我從他們的眼神和發自內心的分享,以及豐富創新的教學檔案,讓我看到教育界的希望,真的是好老師!
    第一次當口委,結論是,如果我生在與這些考生同一個年代,要耐心與細心的做那些豐富的備審資料,接受類似像我這樣深入考問的口委,我應該會考輸他們吧!祝福這些年輕人!

『重災來襲』環境教育桌遊特優作品剖析 鍾兆晉


        
緣起
    面對台灣常見的天然災害,我們唯有即早做好準備,才能在災害來臨時,做最正確的應對。本校參加2017年防災校園建置全國大會師榮獲一類防災特優學校,如何讓防災工作落實,是我們亟欲突破的課題。檢視過往校園的防災演練,可以看出許多學生避難動作的草率,例如地震就地掩蔽僅坐於各自桌下聊天,並沒有確實做到掩蔽第一步驟「趴下」,更遑論對災害本質的誠心理解。針對此問題,防災團隊特別設計融入避難動作、防災知識及應變心態的遊戲,藉由學生競賽勝出心理,熟練演練動作,寓教於樂,故開啟了本次「重災來襲」環境教育桌遊的研發。

緊扣設計理念
    本次桌遊的設計理念,從傳達的內容來看,就是讓參與者熟悉防災行動。至於適用的對象,則鎖定在中小學階段。而假設對象的條件,便限縮在校園生活裡的時空。遊戲腳本的改變,會思考如何設計會讓學生想學想玩,而且會讓學生成長,會想要再玩,因為快樂才是一切學習的根本,而寓教於樂一直是環境行動的手段之一。

遊戲終極目的
    本遊戲將靜態桌遊結合學校動態防災演練,期望參與者於遊戲過程中達到以下成果:
(一)藉由遊戲能實際熟悉校園的逃生規劃,從各班教室逃至最終集合點的路線。
(二)培養防災的正確知識,學習災害如何發生與其因應之道。遊戲問答結合國中三年所有課程規劃,涵蓋緊急救護、童軍與地球科學等。
(三)遊戲過程訓練學生各種緊急避難動作,例如地震就地掩蔽、防核等動作。唯有快速與正確的操作,才能在遊戲中獲勝。
(四)遊戲過程結合智力、運氣、反應、記憶、說話表達與團隊合作,訓練同學從遊戲過程中,將各項能力融會貫通。
遊戲鮮明特色
    此桌遊結合動態防災演練,特別融入災害發生時的掩護動作。如果各校想要參考沿用,可依據各校環境做在地化的修改,融入相關問題與各校逃生路線,適合學生從遊戲中學習。
    除了個人競賽,玩家眾多時(如班級)也可以組隊進行遊戲。本遊戲容易布置,無須複雜道具,並可以根據不同領域與教學進度融入遊戲題目。

有所本的底圖
    一個很死硬的校園防災地圖,改製成桌遊彩色卡通平面圖。簡化的路徑,可愛但不失精準,如圖一。


畫龍點睛角色卡
    正面標示所有災害種類,用於提醒玩家。而每名玩家皆有其角色特殊能力,同樣標註於牌面上。背面為防災準備問答時各題目的正確答案,用於其他玩家回答時檢驗答案用,詳如圖二。


玩家位置與樓層指示物
    不同玩家代表方塊顏色不同,其顏色則與角色卡同,並分別標有15樓與室外記號(圖三)。輪到的玩家拋移動骰子(圖四)1次,移動骰子共六面,分別為移動0步、1步、2步、3步以及抽卡「防災準備」或「災害來襲」,防災演練卡50種,災害來襲卡12種共50(圖五)




簡單扼要的勝利條件
    當接二連三的災害發生在校園,最快抵達安全集合點的玩家,就是獲勝者。

遊戲簡述
    每位(組)學生由五樓的班級位置開始遊戲(起點並不會影響遊戲結果),最快成功逃至最終集合點(操場)的玩家獲勝。這個設計是按真實演練中最難也最耗時的疏散班級在五樓而得。過程中,會有各種災害突然來襲,唯有演示出正確避難動作的玩家,才可以躲過災害對逃生的影響。避難過程中另將回答國中各領域課程中與防災相關的內容,答對越多題目將有助於躲避災害,並且更快逃至終點。

玩家最在乎的移動方式
    玩家抽取一角色卡,由角色牌的特殊能力決定起始玩家(設定林同學先攻),採順時鐘方向輪流擲骰子決定移動步數。於建築物內採順時鐘方向移動,每個教室與樓梯位置皆算一格。當玩家本回合最終停留至「樓梯」位置時,即可同時轉動角色指示物移動至下一層樓(移動過程中經過樓梯無法下樓)。當玩家逃至一樓時,即可以逃至室外。

發動卡片的隨機效果
    當玩家移動丟骰子時丟到卡片效果,或玩家移動停留在「防災演練」或「災害來襲」,該玩家即抽卡發動卡片效果,共有以下兩種情況:
(一)當玩家本回合最終停留至「防災演練」位置時,自己將抽卡回答問題,其餘玩家可以利用角色卡後方的解答檢驗該題答案。
1.答對問題之玩家可以保留卡片,每一張卡在自己的回合使用,玩家可以利用卡片前進一格;或任意時間利用已有的三張卡片躲避一次災害的影響。
2.答錯問題時,玩家將在相同位置退回至上一層樓;在戶外之玩家將回到一樓建築物內任意位置。
(二)當玩家本回合最終停留至「災害來襲」位置時,自己將抽卡擔任關主。此時關主念出題目,無須根據指令做動作,關主將依照各玩家表現決定受災玩家,各張卡片效果如卡片上說明。

特殊卡片介紹
(一)「防災演練」卡片:遊戲中設計防災演練情境共分:救護逃生、校園生活、地球科學、歷史、數學、英文、時事、國文及會考考題,共有50張問答題,題目答案將根據題號附於角色卡後方,其他玩家能一起檢視答題正確性,卡片舉例如圖六。
(二)「災害來襲」卡片:共分為地震警報、水災來襲、海嘯來襲、核災來襲、土石流來襲、颱風來臨、火災發生及空汙警報等八大單獨災害,加上三種頻率較高的「複合災害」與「災害不能忘」,共12種情境卡片,所有卡片種類展示如圖七。



投身設計環境教育遊戲之路,一路不孤單
    近年來蔚為流行的桌遊,又稱為「不插電遊戲」,因為不插電就可進行,不但是一種新型的人際互動媒介,也比電玩節約能源,所以不管內容是否牽涉環境議題,桌遊本身就是少耗能量及少累積垃圾的綠色遊戲,值得推廣。
    無論是比賽作品「石虎島─環境教育桌遊核心版」,或是機構出版的「青蛙大富翁」(東眼山自然教育中心)和「觸口好BUG(觸口自然教育中心),以及個人工作室開發的「福爾摩沙生態桌遊樂」,都是作為初步引導學習樂趣的環境桌遊。建議有興趣設計桌遊的教師,如果用搜尋引擎尋找,除了「環教桌遊」之外,也可輸入「綠遊戲」作為關鍵字,得到相關桌遊的資訊。

後記
    感謝新北市政府教育局舉辦「做中學 學中做 環境教育Maker作夥來桌遊甄選」,並提供得獎作品精美製版輸出。本團隊進行環境教育桌遊的發想與設計,其實就是一場難得的教師跨領域的共備經驗。這次設計的桌遊獲獎後,學校也編列預算將此套桌遊製版量產(圖八),實際供給各班學生操作。但我們也深知,以桌遊方式引導學生重視環境議題或獲得環境行動信念,存在著可能的負面效果。例如:顧及了環境教育意涵的寬度或廣度,但內涵卻太過籠統;或者過於強調桌遊的創新性與趣味性,而忽略了環境教育的內涵。我們必須不斷提醒自己:環境教育融入桌遊,是不是最佳的學習途徑?有沒有哪些限制?簡化的遊戲內容是不是容易產生迷思?我們必須一直做自我價值的澄清(圖九)



2018年3月14日 星期三

失去的手感---賀伯颱風的永遠註記


      
    左手搓揉著右手拇指,這拇指已經二十二年沒有感覺了,U形的疤在第一節關節處,這拇指永遠打不直,也永遠彎不下,用力就抖,再加力就痛。這是發生在199681日賀伯颱風剛肆虐台灣離境那天的事情,回想起來還是那麼清晰。
我是在當年63日退伍的,720日我提早返回學校報到並住進男教師宿舍,迫不急待的等著81日復職恢復教學生涯。我退伍後弟弟接著要入伍,於是我接收家裡先前給他開的裕隆國產車All New Sentra,把車開到林口代步。729日賀伯的暴風圈籠罩北台灣,這一天我的車停在校園,結果一棵白千層被吹倒了正好壓在車前方,留在宿舍的同仁們幫忙鋸樹拖樹,在風雨中花了一個下午我的車才脫困,於是我不想再讓車子有被倒木妨礙的危機,便把車開到宿舍後方空地,但林口的裸露地都是紅色黏土,雨中行駛紅土黏得車輪全是紅色泥漿,甚是狼狽。
    81日下午風雨都停了,透過新聞知悉全台都有嚴重災情,我慶幸自己的車躲過了風災,於是將車子開離紅土空地,到街上覓食,經過舊街,到以前教過的學生家門口借強力水管沖刷車輪上的黏土,因為等到出大太陽黏土乾了之後就難處理了,學生的家長還借了鋼刷給我,讓我更方便洗黏土。
    我是個急性子的人,鋼刷與水柱都是直挺挺的,車體很多轉彎處與小地方沒辦法很快剔去紅土,我索性鋼刷一丟就用手去摳洗,雙手萬能,成效果然比鋼刷好。就在我把手探到擋泥板下方和著水柱來回刮洗時,右手大拇指突然感覺冰涼,然後就看到紅色的水混著泥漿從擋泥板下流出來,我把手上的泥土沖掉,才發現拇指有一個U形的傷口,血流不止,這時候,陣陣的巨痛才傳到大腦。我的手指被擋泥板內側固定的鈎片劃開皮肉,露出白色骨頭,我馬上停止洗車,用右手其他四隻手指按壓傷口止血,然後用左手單手開車找醫院就醫,我該慶幸自己是左撇子可以左手開車嗎?當時的我根本沒有辦法思考。
    車子在舊街中正路慢慢滑行,才開不到兩百公尺遠,就看見「林口醫院」四個大字的青底白字招牌,當下覺得很慶幸,停車熄火走進去,裡面空無一人,櫃台也沒有護士。「有人在嗎?」我喊著。「醫生在嗎?」我提高音量再呼叫。過了一陣子,樓梯間的門打開了,出來一位將近八十幾歲的老婆婆,她慢慢的走近我,問我怎麼了,我說手割傷了血流不止,她把我的手扳開,血馬上就漫出來,她給了我紗布按壓後,她就自顧自的在準備器材,從蒸汽箱取出消毒的手術工具,鑷子刀子等等。我覺得她可能是醫生的母親,在幫醫生準備工具,我便問老婆婆,「阿婆,請問醫生哪時候下來?」老婆婆端著準備好工具的鋼盤看著我說:「我就是醫生。」
    我應該相信她嗎?可是是不是醫生這種事應該不會騙人吧?但是為什麼診所都沒有人?穿制服的護士呢?我都還在思考,老婆婆已經把我拉到洗手台,給我一塊厚厚的紗布,是要我咬著的,我說「不是打麻藥嗎?」她說:「先洗傷口,傷口上很多泥沙不沖掉會容易細菌感染。」我再說:「不打麻醉藥嗎?」她說:「一下子而已,咬住紗布就好了!」然後她扳開我的手掀開我的傷口,血水混著肉與泥沙,她開始搓洗我的傷口,我發誓,那是我一輩子最痛的皮肉痛,我緊咬著紗布,身體也跟著扭曲變形,右手想掙脫醫生,但老婆婆竟然可以緊緊的抓住我,可能過程只有十幾秒,對我來說那時間卻好像被凍結了,痛到咬牙切齒,痛得無法形容。
    說也奇怪,洗完傷口後,我就沒這麼痛了,老婆婆看一看我說:「年輕人,你很勇敢啊。」我很勇敢?其實我當時已經淚流滿面了。老婆婆請我坐下,她用鑷子很熟練的翻我的肉,然後說「妳神經和肌肉都斷了,我要縫大概15針。」她又給我紗布,要我咬著。忽然我看見我熟悉的東西了,那是一個彎鉤狀的縫合針,大三修動物生理學的時候,實驗課就是練習用這針導引棉線為大白鼠傷口縫合,就是這相同的針。然後我就看著老婆婆很熟練的用那個縫合針在我的拇指穿梭。這時候還是痛,但是沒有比在洗手台上痛了。「好了!」老婆婆說:「不要碰水,按時吃藥,很快就會好。」我落荒而逃。後來,我沒有回去拆線,而是到基督教醫院去拆,那看診的年輕醫生很仔細地端詳著傷口,還問我在哪裡縫的。
    有趣啊,我老記得這個醫療過程的細節,但我卻忘記我花了多少錢埋單搶救拇指?有沒有拿收據?也忘記怎麼開車回去的?更忘記受傷當時我有沒有關洗車的水龍頭、還鋼刷給學生或有無跟家長道謝。這拇指已經二十二年沒有感覺了,以後也不會再恢復,這沒甚麼,只是個人經歷的一個環節,增加人生閱歷的一個故事。